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茶集合 > 正文

茶树的种子(茶树籽图片)

简介 在距今八千年前的跨湖桥遗址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“茶树种籽”,这意味着世界上终于有了一颗古老的茶树种子(零的突破)。...

  

  在距今八千年前的跨湖桥遗址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“茶树种籽”,这意味着世界上终于有了一颗古老的茶树种子(零的突破)。

  它是世界上有茶属树种至少在八千年、“茶树起源中心在杭州湾地区”、人类八千年前就与茶有联系的确证。

  而同时出土的跨湖桥遗址出土的原始茶与茶釜,使世界饮茶的历史一下提前到八千年前!

  跨湖桥遗址出土世界上最早的“茶树种籽”

  这颗极其珍贵而难得的世界上最早的“茶树种籽”,出土于2001年发掘的杭州萧山跨湖桥遗址T0510探方的第7层中,由于一直未引起考古人员的重视,只当作一般出土种质对待,故消息没有传开。

  跨湖桥遗址出土的植物种实

  直到2005年4月13日,我在翻阅新购之《跨湖桥》时,在《跨湖桥遗址出土的植物种实》彩版四五页上突然看到一颗茶籽的图片及“山茶属”的字样,真是非常震惊,怀疑看错——我深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  这意味着世界上终于有了一颗古老的茶树种籽,这是零的突破;而且它已有八千岁之久,证明世界上有茶属茶树种至少在八千年,比已知最早的云南2700年树龄的野生大茶树,大大提早了五千多年。

  “茶树起源中心在杭州湾地区”的确证

  一般来说,可食叶的茶树属于山茶科、茶属、茶树种。现已发现山茶科共有28属700多种,其中茶属有200多种,如山茶花种、茶梅种等。

  茶属是茶科中较原始的一个属,而据地质考察,至少在3000万年前的第三纪中新世,山茶科植物已在长江中下游以南、云南东部等“南部南带及热带植物省”出现。

  前苏联植物学家瓦维洛夫等在长期深入考察后,认为茶树起源中心在中国东部等地;瑞典著名植物分类学家林奈最先为茶树定学名:“中国茶树”。

  然国内一般都认定茶树起源于云贵川鄂一带,在这以前,于杭州湾南岸地区曾发现地质年代为第三纪的茶属叶化石一块,贵州晴隆县发现晚第三纪的一颗接近四球茶树种的种籽化石,但都无法确定是茶树种。

  因此,这颗茶树种籽,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古茶树种证据,再加上茶属叶化石、中国东部说,以及自古至今文献等记载数浙江茶、茶事、茶俗一直早而多的综合因素。

  茶属叶化石

  这颗茶籽还是可以以往各种茶树原产地之说,成为“茶树起源中心在杭州湾地区”的确证。

  而且非常重要的是,这颗茶树种籽出土于文化层中,是与橡子、陶器等新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遗物一起发现的,是人类的采集物,而不是自然的遗落。

  这一点非常重要,因为它是人类在八千年前已与茶有了联系的确证。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作进一步探索:跨湖桥人明显已对茶籽发生兴趣,而茶籽是没法食用的,八千年前也无榨油的可能,故其最大的可能或许是作种子采集储备的。

  茶籽化石

  推测当时人们已开始喝茶叶之茶了,且从其他种种迹象分析,杭州人在八千年前似已开始栽培茶树(虽说只有一颗茶籽,但它是历经八千年时光的幸存,从或然率角度来说,这一颗,已代表了当时至少有上千颗)。

  中国是世界公认的茶之故乡,但一直说不清国人是何时开始喝茶的,众说纷纭,大胆的追溯至神农时代,也有赞同始于西周的,谨慎的甚至主张唐或三国魏晋。

  此类观点,基本上是依据对史料的寻章摘句而非研究。1980年代以来,笔者一直在对华夏茶文化之根据很深入的研究与追寻,通过对考古发现和民族文史等多方面资料的综合探析。

  认识到饮茶必起源于原始时代,并与古越人有关,1990年提出了“饮茶文化创始于中国古越人,可追溯到新石器早期”的新论,引起史学界与茶学界的极大重视——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观点。

  一个颠覆性的论点,不是笔者别出心裁的创新,而是依据大量资料跨学科研究探寻所得出的扎实结论。

  这一结论由于正确而渐渐被更多资料所证实,并还释疑了不少古老的茶文化谜团,因而已为许多深入研究者所信服与认同,称之为茶史研究上的一大突破,深刻地影响了茶学界,开辟出一片原始茶文化研究的新领域。

  古越人

  与此同时,则是西周、三国、唐代等说的被摈弃,如此较前已有很大突破,但由于没有过硬证据,结论还停留在分析推论阶段,很难令人完全信服。

  不过只要观点正确,证据自然会慢慢聚拢来,跨湖桥出土的茶树种子,作为茶史上可确认的最早茶树种实物,确凿地将有茶树及饮茶之始大大推前到至少八千年以前,杭州也因此在世界茶史上有了源头意义的明确而重要的地位。

  跨湖桥遗址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原始茶与茶釜

  说到茶,须先说明:茶料可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众所周知的茶叶,一类则是“非茶叶”。

  茶料

  在跨湖桥中出土了一件小陶釜,外底有烟火熏焦痕,器内盛有一捆植物茎枝,长度约5~8cm,单根直径一般在0.3~0.8cm间,共20余根,纹理结节均很清晰,出土时头尾整齐地曲缩在釜底。

  显然,这是陶釜煮烧植物茎枝的遗迹,考古人员定其为中及罐,然而,这捆植物茎枝,显然未经过制处理,也即,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中;且性也无法确断。故只能称之为“煮烧一种汤液的植物茎枝”。

  至于这样的汤液是什么?相信熟悉民间饮食文化的人都会脱口而出说“茶”的,民间习惯将凡用枝叶和草等煮成的益体饮料称为“茶”,可见其合适的称呼应当是“茶”。

  多数人已不知古老的茶曾有用各种植物的根、茎、皮、叶、花、果等为原料煎煮出来的历史了。

  其实这类古老的煎茶如今在民间土俗中还有较多保留,如“葛根茶”“桑枝茶”“白杨树皮茶”“槐树叶茶”“玫瑰花茶”“山楂核桃茶”等等。

  葛根茶

  其中桑枝茶及赤柽柳茶皆用“带叶茎枝”为原料,而古风犹存的云南傣族等,则有将春茶树梢“连枝带叶”摘下,悬于火下烤香后放入茶罐内煎煮为茶的风习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类茶煎煮后的废弃物非常接近于该出土物的状态——经烘烤后外皮干紧的茎枝不易腐烂。而煮熟的叶子则已消亡。

  远古煮茶的原料是十分广泛的。因此,无论该出土物为何种植物,均不妨碍其为“茶”的性质,并且,该种出土植物无论性如何,也都可归入“茶”的范畴之中。

  远古煮茶

  跨湖桥遗址出土的茶与茶釜,使世界饮茶的历史一下提前到八千年前!我们看到了八千年前的原始茶面貌。我们还可以借此破译远古茶的更多秘密。

  跨湖桥出土的茶树种籽及茶与茶釜,以无可否认的真实存在,证明八千年前杭州已有茶树,人们已经喝茶。

  而跨湖桥出土的茶树种籽及原始茶与茶釜,是奠定杭州为“华夏茶都”的重要圣物,是确认杭州为茶树起源中心及饮茶发源地的重要证据。

  它们解释了杭州自古以来茶文化浓郁之根深流长缘由,让杭州茶文化因此而具有世界茶文化之祖的地位,杭州人对此尤其不可等闲视之!

最新文章